數據校園登錄

掃一掃查看

導航菜單
山東藝術(shù)設計職業(yè)學(xué)院> 教學(xué)科研> 師資建設> 人物訪(fǎng)談> 瀏覽文章
郭志光藝術(shù)風(fēng)格
0 來(lái)源:不詳 / 審校:未知 2019年03月07日

郭志光:山東省美術(shù)家協(xié)會(huì )名譽(yù)主席、山東省書(shū)畫(huà)學(xué)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,中國美術(shù)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,山東省文史館館員,山東工藝美術(shù)學(xué)院中國畫(huà)研究院院長(cháng)、資深教授,山東省政協(xié)聯(lián)誼書(shū)畫(huà)院副院長(cháng),山東省政協(xié)七、八、九屆委員,享受?chē)鴦?wù)院政府特殊津貼。

郭志光藝術(shù)風(fēng)格

歷史悠久的中國繪畫(huà),一直沿著(zhù)一條獨步于世界藝術(shù)之林以外的僻靜道路前進(jìn)著(zhù)。中國的宋元文人畫(huà)早已登上了極高的藝術(shù)高峰,加上它源遠流長(cháng)、獨辟蹊徑,極難攀登,所以它在如何向前發(fā)展、變革的問(wèn)題上,便遇到了極大的困難,也造成了西方世界對中國繪畫(huà)在理解和接受上的困難。即使在國內也同樣是曲高和寡。高層次的中國繪畫(huà),只有在群眾文化素養普遍提高的情況下,才能真正得到廣泛的理解和接受。至于中國文化特別是儒家、老莊哲學(xué)思想大量輸出、傳播之后,中國繪畫(huà)自身經(jīng)過(guò)不斷積累和自我完善,進(jìn)入嶄新的飛躍階段才能實(shí)現。否則,中國繪畫(huà)在西方就不可避免地要受到冷遇和不公的評價(jià)。明清以來(lái),眾多的畫(huà)家在發(fā)展中國畫(huà)中各有一定的突破和成就,但從發(fā)展變革的根本要求來(lái)評斷,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還是處于積累階段。眾多的中國畫(huà)家仍在為此而努力,而且取得了可觀(guān)的成就,郭志光就是其中的一位佼佼,成就是卓著(zhù)的,筆者僅就個(gè)人所見(jiàn),談幾個(gè)方面:

郭志光藝術(shù)風(fēng)格


一是在深厚傳統基礎上的蛻變。郭志光從白陽(yáng)、青藤、石濤、八大、吳昌碩、浙美三老這一繪畫(huà)體系里成長(cháng)起來(lái)后,就進(jìn)入了蛻變的階段。他借鑒吳昌碩畫(huà)桃的點(diǎn)法,創(chuàng )造了萊陽(yáng)梨的畫(huà)法。桃與梨的形狀、色澤、枝干無(wú)一相似處,而由于他對吳昌碩點(diǎn)法的妙用,大氣磅礴的暗合,雖一脈相承,蛻變的痕跡尚存,但決無(wú)效顰之嫌。他畫(huà)鴨、畫(huà)貓頭鷹,把八大自然優(yōu)美的線(xiàn)條特征隱藏起來(lái),化為內涵的東西,代之以巧妙的沒(méi)骨潑墨。雖從八大變化出,但形離而神合。昔趙子昂、倪、黃、吳、王皆從董、巨變而各自成家,這與郭志光之從浙美三老蛻變而來(lái)是同調合度的。


郭志光藝術(shù)風(fēng)格

郭志光現場(chǎng)指導山東省書(shū)畫(huà)學(xu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創(chuàng )作研修班作畫(huà)


二是潑墨潑彩的妙用。郭志光特別擅長(cháng)大章法大寫(xiě)意的創(chuàng )作。他的潑墨、潑彩脫盡了世俗的那種筆飛墨舞、縱意使氣、表面熱鬧實(shí)則輕浮淺薄的習氣,而是采用濃度、濕度異乎尋常的彩墨大塊和干沙筆的線(xiàn)和點(diǎn),果斷地鋪出蕰藏在胸襟的意境,然后在這片朦朧的意境中刻意經(jīng)營(yíng),逐步使物象充實(shí)起來(lái),求得虛實(shí)相當、相得益彰的效果。他的大幅荷塘、月夜叢林等,都表現出他進(jìn)入了一個(gè)獨有的、新的境界。


郭志光藝術(shù)風(fēng)格

山東省書(shū)畫(huà)學(xué)會(huì )第三次會(huì )員代表大會(huì )上投票


三是在表現景物的深度、厚度、空間距離上,打破了靠云水煙霧拉開(kāi)距離、交代得過(guò)分清楚簡(jiǎn)單的舊套數。他善于在畫(huà)面的同一位置上,把極大的空間從近景里透進(jìn)去。所以他的作品多以枝葉繁茂、層次交錯、豐滿(mǎn)渾厚取勝。例如那幅盤(pán)旋于群山深谷的蒼鷹,不靠空白來(lái)襯托--飛鷹的雄姿,而是用虛實(shí)得宜的點(diǎn)和線(xiàn)分布于鷹的周?chē)?,把鷹和群山深谷之間的空間層次充實(shí)起來(lái),深刻地表現了深山空谷、荒無(wú)人跡的大自然境界。這是一個(gè)難度極大的獨創(chuàng ),彌補了傳統中國畫(huà)技法上的一大短處。


郭志光藝術(shù)風(fēng)格

山東省書(shū)畫(huà)學(xué)會(huì )舉辦的慶祝建國六十周年書(shū)畫(huà)展開(kāi)幕上講話(huà)


四是色彩的妙用,形成了獨有的郭志光色彩。他的水墨花鳥(niǎo)往往不用顏色,全靠水墨的妙用去充分表現對象。但是用色時(shí),就絕不是為求畫(huà)面的熱鬧,更不是為討好缺乏欣賞力的讀者,而是通過(guò)色彩的妙用,更完善、更充分地表現自己對特定環(huán)境條件下光和色的特感受的意境。那幅月下叢林中的貓頭鷹巨幅,畫(huà)面上沒(méi)有放進(jìn)月亮,貓頭鷹在畫(huà)面上也并不那么顯眼。一眼看去,就立刻感受到自己已置身于茂密陰濕的叢林夜幕中。繁密枝葉間透出的月光,美妙得有點(diǎn)冷峻,仿佛灑滿(mǎn)自己身上、臉上,覺(jué)得舉目就可能看見(jiàn)一只貓頭鷹正在窺探自己。果然貓頭鷹就兀立在那里,兩只眼睛亮得嚇人,使人不寒而栗。細看去,叢林之夜的色彩美極了。我從來(lái)沒(méi)有意識到會(huì )有這么豐富的美麗的色彩,而這幅畫(huà)把我帶進(jìn)了往日的回憶,使我從回憶的幻想中意識到這些色彩的確是真實(shí)的,是本來(lái)就有的。細審顏料的成分,除了國畫(huà)色的妙用之外,還點(diǎn)綴了少許西畫(huà)顏料。另外一張大幅荷塘,則是獨特地層現了陽(yáng)光、水光、露光、花葉之光互相輝映的奇妙色彩。宋代楊萬(wàn)里那句"映日荷花別樣紅"的詩(shī)句,我也從來(lái)沒(méi)有認真體味過(guò)。這幅畫(huà)使我懂得了"別樣"兩字的豐富內涵。

我同郭志光在日本舉辦展覽的時(shí)候,全日本書(shū)道聯(lián)盟副理事長(cháng)種谷先生,就特別稱(chēng)贊他的畫(huà)色彩好,說(shuō):"這是郭先生特有的色彩。"我覺(jué)得這個(gè)說(shuō)法不過(guò)分。


作者系已故著(zhù)名書(shū)畫(huà)家、山東省書(shū)協(xié)名譽(yù)主席、省書(shū)畫(huà)學(xué)會(huì )名譽(yù)會(huì )長(cháng)魏?jiǎn)⒑?/p>

 

文章點(diǎn)評
關(guān)于我們- 聯(lián)系我們- ?;障螺d- 地理位置- 學(xué)校歷史- 數據校園登錄- 在線(xiàn)咨詢(xún)- 建議投訴
關(guān)注微信公眾號